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瞓得差 影響大 – 罹患脂肪肝機率 增近6成

睡太少容易造成脂肪堆積 死亡率提高

你是否曾有以為已經天亮,但醒來一看才凌晨3點,或是感覺已經睡很久,卻怎麼樣都覺得很累。營養師說,睡眠品質的好壞對身體會造成長期影響,睡眠時間若超過5天都低於6小時,可能會因此增加0.8公斤。

國外曾針對2萬多名的成年人進行長達20多年的研究,追蹤結果發現,每天睡不到7小時的成年男性和睡足7小時的人相比,死亡率高出26%,而女性則多21%;如果睡眠時間再縮短,低於6小時的話,罹患心臟病風險可是會高於20%,可見充足睡眠真的很重要。

睡眠時間長短與產生脂肪肝的關聯

另外國內的醫院也有研究發現,如果有睡眠障礙的人,也會提高對肝臟健康的影響,患有睡眠問題的患者,罹患脂肪肝的機率相對增加78%。如果用睡眠時間來看,睡覺少於5小時,跟睡7小時以上的人相比,男性罹患脂肪肝機率增加28%、女性增加71%,所以睡不好不止精神差,還會讓人胖,讓身體不好。美國史丹佛大學2018年發表的睡眠習慣研究發現,睡少於5小時的人比起睡超過9小時,多出35%的人肝功能指數ALT高於正常值,而有非酒精性脂肪肝(NAFLD)者也高出45%。

熬夜是誘發因素, 而非單一原因

很多來就診的民眾,會主訴自己常熬夜,擔心因此肝功能不好,但檢查結果一出來,大部分的人肝功能都正常。「肝功能異常或有脂肪肝是很多原因造成的,包括病人的體質也有關係,熬夜只是誘發的原因之一。」像是俗稱的「爆肝」,就是肝功能數值飆高,多數都是B肝、C肝或酒精肝所造成,跟晚睡或睡得少沒有必然關聯。

她也提醒,醫生最擔心的是脂肪性肝炎(NASH)病人有無定期追蹤、治療,因為現在B肝、C肝都有藥可醫了,不能靠吃藥減緩症狀的脂肪肝病人反倒成為最危險的族群。建議民眾只要檢查出脂肪肝,切記配合醫師診治,調整生活步調、規律作息才是上策。

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百萬港人患肝脂肪: 拆解肝脂肪高危人士 + 護肝方法

食不定時及食不節制是不少港人的習慣,導致脂肪肝是現代都市人常見的都市病。 據本地大學研究顯示,本港約100萬成人患脂肪肝,近年更有年輕化趨勢。有醫生表示雖然肝臟裡面會儲存部分脂肪,但當肝臟有多餘脂肪,令肝臟無法發揮過濾毒素、分泌膽汁的功能,有可能會導致肝臟發炎。當肝臟的疤痕組織越變越多,嚴重甚至會導致肝硬化及肝臟衰竭。

脂肪肝一般分為酒精性脂肪肝及非酒精性脂肪肝。

  • 酒精性脂肪肝是指喝過量酒精讓肝臟內貯存越來越多脂肪細胞,每日喝酒超過一杯的女生,或喝酒超過兩杯的男性,就有機會罹患酒精性脂肪肝, 其中體重過重的酒癮者更容易患有酒精性脂肪肝
  • 非酒精性脂肪肝一般有下列4大成因造成:

1️⃣體重過重
身體貯存的脂肪多,肝臟的脂肪貯存量也多。

2️⃣胰島素阻抗性
胰島素可以幫助身體使用葡萄糖作為能量。但當細胞對胰島素反應不夠靈敏,葡萄糖沒法進入細胞內,患者因此血糖高,令血糖難以降低。

3️⃣高血糖
包括已經被診斷為糖尿病或是糖尿病前期的患者

4️⃣血脂高
包括膽固醇過高及三酸甘油脂過高,三酸甘油脂高會影響身體代謝,因而促使脂肪堆積在肝臟

同你有相「肝」

肝臟有自我修復的能力,然而很多平日「傷肝」的習慣,會慢慢對肝臟造成累積性的傷害。例如酒精會「毒害」肝臟,若長期飲酒過量,會使肝臟受損,毒素容易積聚。不過,「傷肝」習慣又豈止飲酒?都市人生活少不免經常出外飲酒應酬,或經常外出食快餐; 進食過多高熱量高升糖食物、經常熬夜、睡眠不足、疲勞過度、吸煙、負面情緒等都有機會阻礙肝臟正常休息。所以,即使本身並無肝臟問題,也絕不能忽略肝臟健康。

很多患者難以察覺自己患上脂肪肝,因為普遍脂肪肝通常不會帶來症狀。不過部分脂肪肝患者會指右上腹偶爾疼痛或容易疲憊,但這些症狀難以令人聯想患脂肪肝;相反當皮膚表面出現血管擴張、肚子有腹水、黃疸等症狀,可能已經是肝臟發炎。脂肪肝常見於40歲至50歲以上的人,而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患者亦是患脂肪肝的高危人士。

護肝方法

  1. 減重:

體重過重可說是主要的致病原因,減重對改善脂肪肝很有幫助,即使只是減2%至5%體重,也能改善病情。但要注意減重不能減得太快,快速減重反而會讓脂肪肝狀況更嚴重,約一個星期減個一公斤左右即可。

  1. 改變飲食:

多吃蔬菜水果和全穀類,亦有研究顯示含Omega-3脂肪酸的鮭魚、堅果、亞麻籽,花椰菜、咖啡、綠茶、牛油果等食物有助於抗氧化和減少脂肪堆積。

  1. 保護自己的健康:草姬健肝丸

「草姬健肝丸」採用日本天然專利米糠,富含7種複合物Policosanol。更配合美國皇牌護肝黃金組合 – C3薑黃X美國BioPerine,可薑黃的吸收率17.5倍。長期服用有效增強薑黃抗氧化,抑制肝代謝酵素以及減低肝頑風險。營養師極力推薦此產品配方 全方位保護及修復肝臟,改善肝問題指數,減少肝脂肪積聚抗病抗倦抗毒素。